2015年10月12日 星期一

即時新聞分析:公司今天如果被併購,員工該用什麼樣的方法來自救?


前幾天台中市發生了一件大型企業併購案,矽品被日月光併購,我不懂相關的法律條文,但我兩年前曾經新身參與過一個案件,其中關於勞工的安置上面我有經手過,因此看了這篇新聞心有所感,今天第一篇以此為主題,與各位分享員工該如何因應及處理。

一、確定員工是要留任還是要離職:

如果我現在去到現場,隨便抓個員工來問,我想答案應該是五花八門,而且每隔半個小時就會變一次,別問我為什麼知道,因為這是正常的現象,因此自救會的代表,應該要做好團體內部的共識,給各位解釋一下何謂留任、何謂離職,該選擇的方式是如何…我在這公開表示,如果你們需要我的協助,小弟無償義務到現場幫各位解說及建立相關處理的程序。

二、政治人物的話,不用寄望太多:

我看到台中市長出來的時候,心中並沒太多的想法,但我提醒自救會的成員們,政治人物的話不用想、甚至不用寄望太多,因為這個時候是選舉的季節,勞工議題是最可以突顯與民眾站在一起的效應,因此不用高舉著正義的口號,那都是個屁…實際一些才是最有利的方式。

三、思考勞動部在這裡要扮演的色色是什麼:

勞動部在這一場抗爭之中扮演什麼樣的色色?我想自救會的成員們要先內部溝通一下,我個人建議是協調者,而非仲裁者,日月光不是小集團,因此相關的法律資源一定是非常的雄厚,勞動主管機關不適合強勢的干預、稽查,因為就算是裁罰了,對於員工可說是沒有什麼實質上的幫助,反道是在協商過程中,讓勞動部主管機關的長官、學者列席,提供意見及解決的方式,這對勞工才是最有利的。

四、補償與賠償的觀念要清楚的建立:

說實在話,只要日月光照著勞動法令走,賠償是一個不可會發生的事情,因此資遣費、離職補助…都算是一個補償的概念,絕對不要想要因此事件妄想著海撈一筆,那是不可的事情,如果我是日月光的老闆,我也不會點頭給予任何的賠償,因為賠償在法律的概念上,就是承認自身有問題、錯誤…企業併購是一個市場經濟下的現象,日月光何錯之有?這一點也要想清楚。

五、做好內部的控管,先用單一的窗口去與資方談判:

為什麼勞工運動在台灣一直發展不起來,因為我們的民族性過於單純,且不夠團結,因此常被資方個個擊破,開始的時候大家都是同仇敵愾,但三個月過後…還是會這樣嗎?人性是禁不起考驗的,特別是在這種人心惶惶的時候,因此建立起內部的溝通機制尤為重要,對外與對內的角色要界定清楚,且窗口單一即可,不要人人放話,因為那只會讓情形更加的複雜,於事無補。

六、不可能全身而退,這要有心理的準備:

每一個人都會有心中的想法與標準,我這裡所謂的全身而退,不是說會被解僱、報復…我指的是各位自救會的勞工朋友們,在提出第一個方案的時候,請在心中想想其他的方案,談判是為了什麼?不就是為了有更好的選擇與將來嗎?如果是這樣的話,沒有彈性,只想用硬幹的方式,那對各位是否有利?還是老話一句,你可以選擇哭天搶地,但也可以實際一些,想想可行的出路,唯有如此,才是一條活路!!

結語:

我不是勞團、也不是資方,一直以來我都站在「理」這一方,我非常的樂意去協助發生問題的勞工朋友或企業,而且堅持是無償的方式,因為我希望透過我的專業可能讓這塊土地上的同胞們安居樂業,我希望自救會的朋友如果有看到這篇文章,請與我聯絡,我言出必行,希望大家保持冷靜與理性,祝福你們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