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2月29日 星期二

即時新聞分析:我們來看看這三組候選人的勞動政策,給他們打打分數吧!-民進黨篇


昨天談完國民黨,今天我們來看一下民進黨的主張如何,我們是否能夠擺脫國力不彰,前提不在於經濟條件與社會條件,重點在於人民的素質是否能夠提升,政治人物是來為我們服務的,我們對於他們只有要求、要求、再要求,他們不是神,而是我們的公僕,改變是從日常生活、心態、行動上的轉變,別妄想用一場選舉來改變,因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,讓我們一起學習,就從盯緊政策開始吧。

一、創新產業,提供就業機會:

產業創新這個名詞,這幾年一直出現在很多報章媒體上,我的很多客戶都是在歷經這個階段,我只能說成功的少、失敗的多,原因不在於資金、產品,大多數的關鍵都會在人,因此民進黨對於產業創新就可以增加就業機會的論述,只能說是太理想化,而且對於產業創新是否有補助及配套,至少還沒有看到,這實在很難說服人民。

二、縮短勞工年總工時:

低工時、高薪資其實不是一個理想值,只是大家都忘了另一個關鍵字,那就是高效率,的確某些行業,如醫護人員長年都處在長工時的狀況,但是否每一個行業都可以進行縮短工時?我個人還是認為要將行業分開,否則這種齊頭式縮短工時的做法只會徒增爭議罷了。

三、訂定最低工資法:

我不太懂最低工資的意思與基本工資的差異點在什麼地方?如果現在還是脫離不了數字上的限制與制約,我想勞工的待遇是不會調整到什麼程度,這種齊頭式的平等是否真的能保障勞工,民進黨的思維也沒有進步到什麼地方。

四、訂定派遣勞工專法、部份工時勞工保護專法:

我想請問一下這與現行勞基法的範圍是否有所重覆?如果有的話為何還要再訂定呢?蔡主席要思考的應該是勞動條件應與行業別有所搭配,而非現在的一體適用,這長遠來說對於勞工才是真正的有益,如果還是想要在一個框架下玩這個立法遊戲,我個人不覺得對勞工朋友來說是有益的。

五、逐年下降公部門的派遣勞工:

這是一個有意思的議題,個人給予肯定,從今年開始,台北市、新竹市都有突然終止約聘人員合約的事件發生,請問一下蔡主席,對於現在在政府單位將近有20000名約聘員工該如何處理,這才是一個該拿出來檢視的問題,是否可比照南韓2007年將所有約聘員工轉任成公務人員呢?降低派遣工是一個不錯的想法,但原有的該如何安置及處理?給個說法吧!

六、立法保護非典型勞動:

呼應我上述的議題,該立什麼法呢?我很好奇,但我找了很多資料卻沒有一個確定的答案,因此我想今天我會打去問問競選總部,看看有無確切的資料。

七、公平的集體勞資關係:

現今的勞資關係平等嗎?答案當然是否定的,勞工是當然的受害者?公平的勞資關係,是要由企業內部建立,而非由政府帶頭,運用查核、罰款的方式來拉近彼此的距離,這只是一個治標不治本的方式,不要說工會,連勞資會議的概念都還不是很健全,請問何謂的公平勞資關係?內容過於空洞,並沒有看出實質的意義在什麼地方。

八、職場達人拉進學校,扮演專技老師:

產學落差其實是一個令人頭痛的問題,想要拉近這個差距,其實是應該把企業的環境、標準讓在校的孩子有所了解,這不是上幾堂課、幾場演講就可以解決的,是否該由政府出資,在畢業前一年開始在各各行業別展開實習,這才是一個可行的方式,也讓他們早日準備並了解企業的需求在什麼地方,能力高自然薪資就可以跳脫基本工資的魔咒,職場達人?這個概念很模糊,又是一個不清楚的政策說明。

結語:

民進黨的政策在我看來,理想空洞性的字眼太多了,立法不代表對於勞工就是有保障,企業端的問題仍沒有解決,請問薪資怎麼會起的來?仍然跳脫不了最低工資及勞動法令一體適用的思維,這種政策看似豐富,但長遠來說,對於勞工是仍是沒有幫助的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